让信仰的火种薪火相传
发布日期:2018-08-31 02:45:55   作者:   
 

对于不到而立之年的年轻人来说,“信仰”在他们心中其实是“似懂非懂”的存在。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21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时的信仰大多来自父亲这个老党员对我的影响,其次是一路读书走来的学校老师们的教育。我仅凭直觉就知道我选择的信仰是对的,但是要道出党给我的信仰让我将来如何实现,我却真的有点“糊里糊涂”。就像你知道这条路一定通向大海,但是你要到海边具体做什么却不甚清楚,甚至有时候也有随大流的心理。

也就是过了而立之年的我才开始真正懂得“信仰”之重,它就像“责任”一般扛着自己肩头,而非口头上的说教。此时的我再回首自己的成长之路,十分感激父亲这个老党员给我的影响,让我一直能坚持做自己,并保存着入党时的那份“单纯”的执着。

我的父亲是一名有着21年党龄的老党员,他一直以自己是共产党员而骄傲,他每每说起来都清晰记得他是伴随着香港回归的重大日子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他相信他的选择,一如香港相信祖国母亲一般。他从参加工作以后就一直积极申请入党,他的信仰反应在各个方面,不仅仅是父亲那时每个月写的入党申请书和思想汇报里。最终组织看到了他的积极和真诚,吸纳了他。那时父亲的积极表现在各个方面,其实在我眼里父亲入党前后他都一如既往的积极,工作积极、在单位与同事相处热情积极,只是党员的身份让他处处更是走在别人前头,单位里的脏活累活他都积极去做。

还记得那时候父亲单位同事家里的鸡毛蒜皮小事都找父亲来评理解决,父亲解决了一桩桩家庭纠纷,让邻里更和谐。因为父亲工作后还学做了赤脚医生,所以邻里谁生病不舒服都要找父亲来咨询一下。印象最深刻的是父亲给一个瘫痪卧床不起的老奶奶针灸按摩了两年,最后老奶奶能下地走路了。这个老奶奶是通过我们的邻居辗转找到父亲的,父亲二话不说就过去义务帮忙去了。两年里父亲都是趁下班和周末休息时间无偿帮助这个老奶奶,那时我上小学,有时吃好晚饭父亲会带着我们全家出动去老奶奶家,因为老奶奶的孩子都不在身边,只有他和老伴两人,我们去了他们家顿时就热闹起来,老奶奶就很开心。现在想想父亲对待一个邻里就像亲人一般,而且他不图任何回报,就觉得自己能帮助了别人心里就踏实开心。他还时常教育我要做党的好儿女,时时处处发挥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人。

父亲还喜欢看党的刊物,那时的《半月谈》和矿报是他每天必看的,还经常读出声来。直到现在父亲退休了来我家里帮忙带他的小外孙,他还是坚持每天看报的习惯,我们单位发的党刊我带回家父亲总是会拿过去看。每每看新闻他都感慨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大了,我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了,都是党的方针政策领导的好!

                                                          张鹤萍

相关信息


浦东校区:浦东南路1548号   邮编:200122

浦西校区:贵州路101号        邮编:200001

电话:021-63229128转        传真:50582030

招生咨询热线:021-63220006/63220183


沪ICP备15052465号   沪公网安备31010102005281号    版权所有:万博娱乐注册